Jag ar nyfiken - en film i gult & blatt(I Am Curious-yellow&blue)

Jag ar nyfiken - en film i gult & blatt(I Am Curious-yellow&blue)
  • 片  名  Jag ar nyfiken - en film i gult & blatt(I Am Curious-yellow&blue)
  • 简  介  Douban1401623:6.9(324 votes)无
  • 类  别  电影
  • 小  类  无


  • 详细介绍
    1960年代引爆话题的突破性作品,虽然主题严肃,导演手法也颇为另类,但因为有许多男女主角赤条条做爱的场面,尤其首次在大电影中出现女孩子抚弄男人性器官和类似口交的镜头,令世议会为震惊。本片在 1968年经过美国法院的诉讼后,声名大噪,也促成了美国电影协会下决心采用电影分级制度。本片采用戏中戏的叙事结构,描写一名女演员琳娜·尼曼跟随导演维尔哥·萧门在拍电影,并从她的眼光来反映当时的政治和社会问题。本片在美国英国上映时都被列为X级,但轰动一时的诉讼新闻为它做了最佳的推广宣传,因此令这部其实颇为沉闷的艺术电影,在美国卖出了超高票房。
      《我好奇之黄译本》混合了纪实与虚构两种手法,演员在电影中扮演他们自己。它讲述了一个探索求新而又叛逆的女青年琳娜的故事,她急切地想了解60年代瑞典的社会与政治,也大胆地经历着属于自己的性体验。
      一年后,萧门制作了一个姐妹篇《我好奇之蓝译本》,使用的是上部没用到和重拍的镜头,用不同的素材叙述有关Lena苦涩的自我发现的同一个故事。
      黄和蓝是瑞典国旗的颜色。

    [评论]

    《我好奇之蓝》的解读
    kavkalu

      “青年是八九点钟的太阳”。他们的激情将烧灭一切腐朽的旧事物,无所畏惧,勇往直前是他们最基本的特性。在激进的60年代年代,青年们用各种方式表达自我的个性和观念,而电影作为一种直观的影像艺术起到了及其重要的作用。
      无论是戈达尔的《中国姑娘》和《摄影机的眼睛(“远离越南”的一篇)》还是那些“新浪潮”的干将们,但他们拿着摄像机冲上大街介入生活本身时,电影史进入了一个新的天地。艺术来源于人民,也将还归于人们,电影永远起着引导人民艺术品味和教化世众的职责。
      同样,在北欧的瑞典导演维尔戈特.斯耶曼(Vilgot Sjoman)用摄影机记载了瑞典的60年代的历史。《我好奇之蓝、(之黄)》是介于故事片和记录片的一种有限真实,他以“争论万花筒”【注一】的方式,冲击着当时的保守力量和资产阶级暮气沉沉的生活方式。影片插入了大量字幕和旁白,煽动着青年们情绪,渴望突破和找回自我成为响亮的口号。这部“亲左”的电影以社会分析、大众心理学为接入点成为当年文艺思潮和社会风尚的有力推动者。
      黑暗中一个男人喃喃自语:“我想做别人没做过的事情,这样子孙就会牢记我们的名字……”青年永远有着改变世界的热忱,青年总是认定自己是主宰一切的力量。他们向往与众不同,期望一个美丽新世界,这是青年的眼界。这是青年的梦想!
      拍板一响,电影开始了《我好奇之蓝》的叙述,导演在询问女演员问题,而跟进的话筒间离着叙事的真实。出现的字幕“知识精华”显然带着眸子嘲讽的意味。关于性的话题在继续,对性的探讨是60年代发现自我的一个必然命题,而粗颗粒的胶片让人感觉这一切的真实性。对禁忌的挑战,对性问题的大胆讨论,是狂飚突进的60年代青年渴望自由的象征和方式,长大,永远是从了解自己开始;长大,需要蜕变才能变成美丽的蝴蝶。西方60年代,民众对性还是很忌讳的,片中出现的观众来信真实反映了这种心理。解放,是对全体的解放,电影的教化意义不容忽视。
      “莱曼协会”一场戏中,道具员询问丽娜是挂马克思还是弗洛伊德的画像,丽娜却回答挂佛朗哥,这种政治上的虚无性是青年们寻找精神家园的一种
  • Jag ar nyfiken - en film i gult & blatt(I Am Curious-yellow&blue)_large

精选评论

还没人评论呢^^~赶紧抢沙发吧!

相关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