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山伯爵》(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上海译文出版社 扫描版[PDF]

《基督山伯爵》(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上海译文出版社 扫描版[PDF]
  • 片  名  《基督山伯爵》(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上海译文出版社 扫描版[PDF]
  • 简  介  发行时间: 2001年语言: 简体中文
  • 类  别  资料
  • 小  类  电子图书


  • 详细介绍中文名: 基督山伯爵原名: 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别名: 基督山恩仇记资源格式: PDF版本: 上海译文出版社 扫描版发行时间: 2001年地区: 大陆语言: 简体中文简介: 基督山伯爵 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
    作 者:(法)大仲马(ALexandre Dumas)著
    译 者:韩沪麟,周克希译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2001
    说 明:PDF格式,原书逐页扫描,非逐字输入版。
    作品简介
      《基督山伯爵》(又称“基督山恩仇记”)是法国作家大仲马的杰出作品。主要讲述的十九世纪一位名叫埃德蒙唐代斯的大副受到陷害后的悲惨遭遇以及日后以基督山伯爵身份成功复仇的故事。故事情节曲折生动,处处出人意外。急剧发展的故事情节,清晰明朗的完整结构,生动有力的语言,灵活机智的对话使其成为大仲马小说中的经典之作。
    作者简介
      大仲马(一八零二至一八七零),法国十九世纪积极浪漫主义作家,杰出的通俗小说家。其祖父是候爵德·拉·巴那特里,与黑奴结合生下其父,名亚历山大,受洗时用母姓仲马。大仲马三岁时父亲病故,二十岁只身闯荡巴黎,曾当过公爵的书记员、国民自卫军指挥官。拿破仑三世发动政变,他因为拥护共和而流亡。大仲马终生信守共和政见,一贯反对君主专政,憎恨复辟王朝,不满七月王朝,反对第二帝国。他饱尝种族歧视,心中受到创伤。家庭出身和经历使大仲马形成了反对不平、追求正义的叛逆性格。大仲马自学成才.一生创怍的各类作品达三百卷之多,主要以小说和剧作著称于世。大仲马的剧本《享利第三及其宫廷》(一八二九年)比雨果的《欧那尼》还早问世一年。这出浪漫主义戏剧,完全破除了古典主义“三一律”。他的通俗小说情节迂回曲折,结构完整巧妙,人物形象鲜明,对话精彩生动,在艺术上得到了极高的成就,是世界通俗小说中独一无二的怍品,大仲马因此享有“通俗小说之王”的称号。其代表作有《三个火枪手》、《基督山伯爵》等。此外,大仲马的回忆录也具有一定的文学价值。比如《基督山伯爵》第75章中那份神秘的记录里关于将军和主任决斗的描写,就是作者回忆录中在土耳其的一次经历的翻版。大仲马被别林斯基称为“一名天才的小说家”,他也是马克思 “最喜欢”的作家之一。
    故事梗概
      《基度山伯爵》主要情节跌宕起伏,迂回曲折,从中又演化出若干次要情节,小插曲紧凑精彩,却不喧宾夺主;情节离奇却不违反生活真实。就结构来说,小说开卷就引出几个主要人物,前面1/4写主人公被陷害的经过,后面3/4写如何复仇,脉络清楚,复仇的3条线索交叉而不凌乱,保持一定的独立性之后才汇合在一起。因此,《基度山伯爵》被公认为通俗小说中的典范。这部小说出版后,很快就赢得了广大读者的青睐,被翻译成几十种文字出版,在法国和美国多次被拍成电影。100多年以来,这本书拥有了难以计数的读者。
      1815年2月底,埃及王号远洋货船年轻的代理船长爱德蒙·邓蒂斯回到马塞港。老船长病死在途中,他曾托邓蒂斯把船开到一个小岛上去见囚禁中的拿破仑。拿破仑委托邓肯斯带一封密信给在巴黎的亲信。邓蒂斯这次回国可以说是春风得意:他已经准备好要和相爱多年的女友结婚,然后一同前往巴黎。但他没有想到,一场厄运正在等着他。在货船上当押运员的邓格拉斯一心要取代邓蒂斯的船长地位,邓蒂斯的情敌--弗南对他又嫉又恨。结果两个人勾结到一起,弗南把邓肯拉斯的一张告密条送到了当局
  • 《基督山伯爵》(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上海译文出版社 扫描版[PDF]_large

精选评论

99~09,10年。。。。
这么长的小说在电脑上看实在看不下去 不过谢谢楼主分享
超喜欢周克希先生的这个版本~~看到现在这个版本最喜欢~~谢谢LZ~~~
现在每天吃晚饭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看基督山~~百看不厌啊~~
历史是什么,历史是用来挂我小说的钉子
名著看到现在,最喜欢的还是基督山伯爵啊。每次看都会有新的感受,名著的力量!
等待和希望 :)
很喜欢这部书啊,就因为它让好人好报,恶人恶报。
儿时的经典,下来看看!
比较喜欢的名著了,故事性很强
周克希 译 上海译文出版,这个版本听说不错,下来看看到底如何,如果好,再买纸质版收藏。谢了楼主了。
hao
[人类的一切智慧是包含在四个字里面:“等待”和“希望”。]
看的第一本外国小说, 大概是小学的时候.
对它有特殊的感情, 读过不下10遍.
当时的版本是蒋学模先生的(蒋先生也是一位人物, 号称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在中国传播的第一人, 于去年去世), 纸张很厚实, 摩挲起来哗哗地响, 很有手感. 文字六零三厂印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