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尔德 Gould -《古尔德演奏浪漫派作品等》(Gould Plays Romantic Music and etc)2CD[APE]

古尔德 Gould -《古尔德演奏浪漫派作品等》(Gould Plays Romantic Music and etc)2CD[APE]
  • 片  名  古尔德 Gould -《古尔德演奏浪漫派作品等》(Gould Plays Romantic Music and etc)2CD[APE]
  • 简  介  发行时间: 1995年
  • 类  别  音乐
  • 小  类  古典音乐


  • 详细介绍简介: 专辑介绍:
    北方的意念——特立独行的古尔德
      在西方,以「怪」出名的Gould有两位。一位是从小就迷恐龙和棒球,长大后决心当个「现代赫胥黎」,矢志为达尔文辩护的生物学家Stephen Jay Gould;另一位就是我们今天要谈的音乐演奏家Glenn Gould(中文译名为「古尔德」或「顾尔德」)。
      古尔德是那种「幼有神通之誉,少怀大志」的典型人物。不必什么名师指导,13岁就能登台独奏,15岁与多伦多交响乐团合作演出,25岁时开始世界巡迴演出,伯恩斯坦、卡拉杨等一流指挥家与他同台合作,无不讚誉有加。他的弹奏技巧与魅力甚至穿破铁幕,让1957年5月的莫斯科因为他的演奏而兴奋颤抖不已。谁知到了1964年,也就是32岁英华正茂时,他却突然宣佈从此退出舞台,再也不参加公开音乐会了。
      古尔德的急流勇退,震撼当时乐坛。如今回首往事,繁华脱尽见真实,应该跟脾气「古怪」有很大的关係。古尔德从小就是个单纯而孤僻的小孩,整天浸淫在音乐里,跟老师、同学都没什么来往。开始演奏生涯,跟乐评人甚至观眾也处得不甚融洽。演奏界,尤其是古典音乐圈子,「舞台仪态」跟「演奏技巧」几乎一样重要。不但动见观瞻的演奏者必须盛装以待,举止端庄,就连观眾也把「音乐会」视为是比教养、比装扮的场合。穿错衣服、鼓错掌都算笑话。古尔德偏偏不吃这一套,弹起钢琴来,坚持坐在他父亲特製的破旧低矮木椅,摇头晃脑,口中不断哼唱,两手还轮流做出各种怪模怪样的指挥动作,不安分极了。「我们很少听到如此精湛的演奏,」乐评人讚嘆他的技巧之餘,总不忘再加一句「但也难得目击到如此糟糕的舞台举止!」
      古尔德在演奏选曲上同样自我。照惯例,初次在某地登台,钢琴家总会选一些莫札特或萧邦的传统曲目,让台下观眾听得顺耳,乐评人也容易下笔些。古尔德却始终坚持弹奏冷门音乐家如勛伯格、欣德米特的曲目,偶而有大师中选,也是乐评人与观眾都不熟悉、例如贝多芬109奏鸣曲、巴哈第五帕蒂塔这种东西。有人说,他这种选曲像是一种无言的表态:「我古尔德到这里来,不是参加考试或审查。我的演奏,应该是一种啟示!」
      古尔德颠覆传统古典音乐界,让观眾及乐评人瞠目以对,不知如何是好的另一种作风是他对於乐曲的演释,老爱别出心裁,不听人言。最有名的一个例子是1962年他与伯恩斯坦、「纽约爱乐」合作演出布拉姆斯D小调钢琴协奏曲。古尔德坚持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演奏,以便显现此曲的「庄严」(maestoso)氛围。伯恩斯坦对这种非正统的詮释方式虽有不同意见,最后还是决定支持。他先向团员打气并疏通情绪:「这小子是天才,就算他是错的,结果也会很不一样。」等到正式开演前,已经踏上指挥台的伯恩斯坦深感未妥,回转过身子,特别向观眾说明:这是一次「十分违反常规的演奏,与我们以前所听过的,甚至梦想过的完全不同!」音乐会过后,「结果」果然「很不一样」。观眾反应热烈,乐评人却说:「简直让人不耐烦,好像在等一辆早该到达的公共汽车时的感觉。」甚至认为:「古尔德虽然是个优秀的音乐家,不幸的是,目前似乎神志不清,已不适合出现在公眾舞台……」
      面对这种奚落与攻击,主观直觉敏感无比的古尔德儘管「横眉冷对千夫指」,我行我素,内心却也不免受到影响。取消音乐会的次数越来越多,言行举止也越来越奇特。1962年芝加哥的一场演奏会上,古尔德衣冠
  • 古尔德 Gould -《古尔德演奏浪漫派作品等》(Gould Plays Romantic Music and etc)2CD[APE]_large

精选评论

不错,不知道古尔德演奏斯克里亚宾和肖邦是什么感觉~~ 期待!!!
怪怪的感觉。如果有可能请 Marcelproust可以发一下小册子的内页,里面文字表达了gould对肖邦之类的态度。
非常喜欢古尔德演奏普罗科菲夫的曲子,神秘,空旷,害怕,美妙,让人难以捉摸,美得无以伦比,令人尖叫.
这是所有古尔德所录制的唱片中我最喜欢的一张,可惜在这个国家却没什么人欣赏,还是这里缺乏怡人的风景,人们看不到那湖光月色,感觉不到那古老的宁静的韵律,如此召唤,这言语难吐的感情交织在无边的海面上......
感觉gould不太适合演奏肖邦……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别扭//
也许是听那些东欧和俄罗斯的钢琴家弹肖邦听多了
古尔德本身也不喜欢浪漫派的作品,气质也不属于东欧